贛州市人民政府 中共寧都縣委 寧都縣人大 寧都縣政協 日期:     天氣預報:   |   無障礙瀏覽
當前位置: 首頁 > 印象寧都 > 蘇區搖籃 > 紅色記事

組織暴動的日日夜夜——節選自寧都起義參加者、原民政部副部長袁血卒同志的回憶錄《組織寧都兵暴的經過》

澳客比分直播 www.195088.live 發布日期:2018-08-04 06:08:50  來源:   字體:[ ]

  193111月底,王超奉調回上海黨中央軍委匯報工作。臨行時,把在從煙篷船上偶遇的馮玉祥派來向季振同下書那位密使張某口中得知的機密寫在紙條上交給劉振亞,并叮囑說:“現在該是用它的時候了?!彼醬錟喜?,不料接頭關系被破壞了,誤將第26路軍黨的領導人名單及兩份決議交給了敵人。王超被捕。125,蔣介石南昌行營拍來“十萬火急”電報,“令26路軍總指揮部嚴緝劉振亞、袁漢澄(即袁血卒)、王銘五3名共產黨員星夜送行營懲處?!?/SPAN>

  劉振亞火速找我研究這個意外事變。我忙問參謀長的態度怎樣?劉說:“這電報是羅亞平同志先給我的?!庇謔?,特支研究了一下,決定劉振亞和我一同去找趙博生同志商量對付的辦法。我們分析了發生這意外事變的原因,認為肯定是王超回中央的途中出了事,但他沒有出賣黨組織,否則電令嚴緝的就不只三個人,自然包括趙博生在內,而且是首要的?;謖飧齜治?,我們決定提前舉行暴動,而且擬訂了兩個方案:一、以73旅和總指揮部為中心的局部暴動;二、爭取74旅也參加的全部暴動。并商定:由趙博生做聯合董振堂與爭取季振同的工作,以及妥善應付南昌行營;我去蘇區與紅軍總司令部取得聯系;劉振亞、王銘五、李青云在黨內部署暴動的準備工作。

  隨即,行營又派飛機送來落入敵人手中的黨組織對26路軍活動的《政治決議》和《組織決議》以及蔣介石徹底清查第26路軍中“反動分子”的手令。但蔣介石萬萬沒想到,這個逮捕令竟變成促使第26路軍提早暴動的導火線。

  26路軍總指揮孫連仲怕困在江西,早就托病走了,把軍務交給趙博生主持,讓他當作替罪羊留在寧都。這使趙博生正好應付自如。時間萬分緊迫,猶豫等于死亡。趙博生立即拍去“遵令即辦”的電報,應付南昌行營的壓力。接著,要羅亞平擬就一份南昌行營拍來的電文,其內容是:“安內是攘外的前提,剿匪是抗日的先導,望火速進剿,莫失良機?!閉圓┥耪夥蕁靶杏吹紜比フ葉裉?,說:“紹仲(董的字),情況十分緊急,蔣介石消滅雜牌軍,心狠手毒,言出法隨。我們到了當機立斷的時候了?!倍裉每戳說縹暮?,說:“恩溥(趙的名),我的心同你的心一樣,有福同享,有禍同當,決不失言。你說怎么辦就怎么辦?!?/SPAN>

   “聯合紅軍,北上抗日!”趙博生說,并提出以73旅和總指揮部為主,力爭74旅也參加。董振堂問:“人家相信我們嗎?能聯系上嗎?季振同能跟我們一起行動嗎?

  趙博生說:“我是來和你商量這事的,只要你同意聯合紅軍。就好辦。劉部長在瑞金,有辦法取得聯系。我想季振同也會跟我們走,因為他不滿蔣介石這樣對待我們,想利用紅軍回到馮總司令那兒去。你考慮一下,可否咱倆一道去找季振同,試探一下他的態度?”董振堂欣然答應。由于季振同已有脫離“內戰前線”之心。他看罷電文,說:“什么進剿不進剿,前進是死,后退也是死,干脆和紅軍聯合起來,回北方打日本,未知二位老兄有何見教?”趙博生聽了,稱贊季有遠見卓識,說話痛快,表示贊同季的想法。董振堂也說:“除此之外,沒有更好的辦法,但不知中岳老弟的意下如何?”季說:“我同中岳的關系,如同博生和你的關系一樣,用不著多費唇舌?!?/SPAN>

  趙博生、董振堂走出74旅旅部,分別往回走后,趙博生即找特支詳細匯報了所做聯合董振堂,爭取季振同工作的情況。特支決定讓我立即趕往蘇區向紅軍總司令部匯報、請示組織暴動的事宜。同時,還要趙博生提出以季、董、黃、趙四人聯名寫封表示決心率部投入紅軍的信給劉伯堅,并派專人送去。

  當日晚間,我帶著趙博生給我的一張執法隊的通行證通過26路軍所屬哨所進入了蘇區。寧都的固厚距寧都縣城四五十華里,當中隔著一座小山嶺,這邊是國民黨反動派的統治區;那邊是共產黨的蘇維埃紅色區,形成赤白對立的兩個世界。

  到了固厚,放哨的赤衛隊員向我要路條,我說沒有。他們4個小伙子,兩個帶紅袖章的拿著梭標,兩個年齡稍大的端著上著豬尾巴刺刀的步槍,一擁而上,不由分說,將我雙臂反扭,五花大綁,捆了個結實,說我是敵探,要捅死我。我左說右說,他們聽不懂。他們的許多話,我也大部分聽不懂,急得我滿頭大汗。這一急,計上心來,我唱了一段《國際歌》。爾后,他們驚奇地給我松了松繩子,把我押送到了設在固村圩的彭湃縣蘇維埃政府(這時已是6日的早晨),見了該縣縣委書記霍步青同志。我說:“是朱瑞叫我來的?!彼偎拇諞?,說:“朱瑞同志我認識”,并叫小伙子給松了綁。接著,隨他在另一間房里向他說明了來意。

  他聽了后說:“事關重大,要抓緊時間?!庇謔?,招待我吃了飯,并給了我一匹馬,還派人送我趕到瑞金葉坪紅軍總司令部。

  朱總司令很快在他的宿舍接見了我。他和藹地問道:“你叫什么名字?什么地方的人呀?今年多大年齡了?是地下黨員嗎?”他邊問邊親手給我倒滿一碗水。

  聽著朱總司令的問話,看著朱總司令慈祥的面容,我有些緊張的心情頓消云外,逐一回答了他提出的問題。總司令一邊聽一邊不住地點頭。突然,他用手指著我的腳說:“怎么搞的,你的腳腫了,一定是趕路累的吧?”隨即叫警衛員給我端來了洗腳水。瞬時,一股暖流涌遍了我的周身,我的心像盆中飄出的蒸氣一樣翻滾著,久久不能平靜。

  總司令繼續問:“你們26路軍有多少人?”我說:“浦口點名時有兩萬余,實際上沒那么多?!苯幼?,我把26路軍的情況及特支準備組織暴動的打算向總司令作了詳細匯報。朱總司令聽了高興地說:“這么干好得很。當紅軍好。紅軍是人民的軍隊,是為全世界人民求解放的軍隊。十月革命列寧、斯大林創造了第一支紅軍,現在我們創造了第二支紅軍。他們能暴動過來加入紅軍,我們歡迎?;隊峭頤欽駒諞桓穌笙?,去打倒日本帝國主義,挽救民族危亡。我們軍委要開個會,聽你說說你們是怎樣準備暴動的。這是大事情,還得報告黨中央、毛澤東主席?!蔽易⒁馓拋芩玖畹慕痰?,不由地插問一句:“總司令,你知道劉部長嘛?”“你問的是劉伯堅同志嗎?明天他來參加軍委會,你就看到他了?!閉禱凹?,一位打著綁腿的女同志走來問了一句:“總司令,就在這里吃飯吧?”說罷,端來一鐵盆芋頭紅燒豬肉,又端來一盆辣椒豆腐。飯后,楊立三同志把我帶到一間清潔的房間休息。

  第二天(127)上午,朱總司令主持召開了中革軍委會議。到會聽匯報的有王稼祥、左權、劉伯堅、李富春以及紅軍總參謀長葉劍英同志。葉劍英作記錄?;嵋榭己?,我匯報了第26路軍在寧都準備暴動的情況。接著,大家進行了討論,分析暴動成功的主客觀條件,也討論了萬一暴動失敗需采取的措施。最后由葉劍英參謀長作了歸納?;岷蠡氐階〈?,我認真回憶會議情況,反復默誦葉總參謀長對指導暴動的決策所作的歸納。腦海仿佛出現一幅周密、完整的暴動藍圖,一支新的革命武裝隨之誕生的壯麗情景!

  第三天(128)早飯后,王稼祥、劉伯堅、左權同志領我去見毛澤東主席。毛主席在辦公室親切地跟我握手,滿面笑容地望著大家說:“軍委會昨天討論了寧都暴動的方針,很好。袁同志你考慮一下有把握嘛?”我一時緊張得答不出來,覺得臉上發燒。稍停了一下,終于回答了,說:“有把握?!?/SPAN>

  “有多大的把握哩?

  我說:“假使74旅不干,73旅和總指揮部是有把握的?!?/SPAN>

  毛主席說:“暴動是一件大事,將給蔣介石一個很大的打擊。能爭取全部暴動最好。全部暴動的條件是存在的。這全靠我們黨做好過細的組織工作,行動要堅決,要注意保密。萬一不能全部暴動,局部暴動也是好的。在反革命的心臟捅上一刀也是好的?!?/SPAN>

  我滿懷激情與信心百倍地告別毛主席,回到住處。行將離開葉坪踏上返程時,朱德總司令、葉劍英總參謀長根據昨天中革軍委會議上的討論歸納,向我作了明確具體的答復:

  ①用最大的努力爭取全部暴動,成功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②假如74旅爭取不過來,未能實現全部暴動,則以73旅和黨員能夠掌握到的其他部隊,以“進剿”為名,在適當的地點解決反動軍官實行局部暴動;

  ③如果是局部暴動,凡是暴露了的同志,如趙博生等人,立即隨暴動的部隊離開寧都到蘇區來,未暴露的同志則繼續隱蔽在第26路軍開展工作;

  ④派紅4軍在寧都東北20里的會同等地區監視蔣介石的嫡系部隊,以便相機策應暴動;

  ⑤中革軍委派王稼祥、劉伯堅、左權同志攜帶電臺到彭湃縣蘇維埃政府聯絡指揮;

  ⑥暴動后,部隊改為紅軍第16軍,由季振同、董振堂、趙博生互推領導人;

  ⑦行動要機密,暴動的時間定為1213日夜12時,暴動時,在可能情況下,把寧都地方反動武裝頭子嚴維紳、黃才梯逮捕起來。

  葉總參謀長還給了我一張蘇區地圖,上面標明了暴動后各部的行軍路線與駐地分布。我用褲帶子把地圖捆在腰里。至此,朱總司令、葉總參謀長和我握手,同聲說,“祝你們成功,等候著你們的勝利捷報!

  王稼祥、劉伯堅同志送我行至葉坪村外。臨別時,稼祥同志取出10塊銀元給我。我感到驚訝,連忙推卻說:“為什么要給我錢呢?不要,不要!

  稼祥同志硬是塞給我,且莊重地說:“漢澄同志,這不是我個人給你的,更不同于資產階級和國民黨的送禮或賞賜。這錢是少了些,知道你也不會用于享樂揮霍,考慮到你的任務艱巨,危險很大,什么情況都可能發生,身上多少帶點錢,可以應付意外急需?!輩嵬疽菜擔骸昂撼?,帶上吧,稼祥同志是代表黨對你的關懷!”我鼻子一酸,眼里噙著熱淚,接過銀元。

  當日深夜,我回到寧都,次日(9)向劉振亞同志匯報了到紅軍總司令部的情況,并把稼祥同志代表組織給我的那10塊銀元交給他,劉振亞沒有接,說由我保管(起義后,我把這錢交還總政治部了)。爾后,又向趙博生傳達了中革軍委的指示。當天,趙博生在貫徹中革軍委第六條指示,即“由季振同、董振堂、趙博生互推領導人”時,季振同嫌編為紅軍第16軍的番號小了,又說行營運來的棉衣、餉款已到廣昌,為了得到這批棉衣和餉款,提出把暴動推遲到14日舉行,而且想親自去和劉伯堅直接商談。趙博生深感此事關系重大,遂提議再次聯名寫信給劉伯堅,看看他的意見。季、董均表示同意。趙博生向特支及時反映了這一動向。于是,特支當即決定再派我去中革軍委匯報與請示關于暴動的時間和暴動后部隊的番號、編制等問題。季振同則派出其74旅盧壽椿做代表帶信去找劉伯堅晤商。我于當天傍晚先74旅的代表再次馳往蘇區,向中革軍委作緊急匯報的請示,以便早有思想準備。次日天明到達固村,在那里見到了駐在彭湃縣蘇維埃政府負責聯絡與指揮第26軍暴動的王稼祥、劉伯堅、左權同志。他們經報告中革軍委,同意把暴動的時間推遲一天,還將原定的暴動后部隊改為紅軍第16軍改成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五軍團,下轄三個軍,并送來由毛澤東、朱德同志共同簽署的委任狀:委任季振同任紅五軍團總指揮,董振堂任紅五軍團副總指揮兼第13軍軍長,趙博生任紅五軍團參謀長兼第14軍軍長,黃中岳任第15軍軍長。

  我帶著上述答復和委任狀于12日中午返回寧都后,馬上向特支作了匯報。劉振亞聽完匯報后,表示一定爭取實現全軍暴動,但必須謹防不意事變的發生。為此,特支決定于13日晚上召開行動會議,約集趙博生、李青云、董振堂參加,制定暴動的計劃。劉振亞提出,他和王銘五均不參加行動會議,由我以特支的名義主持。他說之所以作這樣的安排,是為了對付不意事變的發生。他住在城東門外,可扼守通往蘇區的要道;王銘五留在74旅,可掌握動靜;我熟悉前往蘇區的道路,一旦意外事變發生,即按中革軍委第一次的七條指示中的第三條行動。

  13日晚上,特支召集的行動會議在73旅旅部舉行?;嶸?,我傳達了中革軍委的指示和特支對召開這次會議的布置、要求,研究了團以上軍官的動態。當討論舉行全部暴動還是局部暴動時,有同志提出駐在石上維護補給線的那個侯團怎么辦?我說:“軍事無萬全,求萬全,無一全。這么大的暴動,你想把侯團調回來,夜長夢多,容易暴露機密,干脆不要這個團!”趙博生也說:“把它丟掉算了!”認識很快統一,集中討論并通過了14日黃昏舉行全部暴動的具體部署:

  1、趙博生以請談話名義逮捕靖衛團總和偽縣長,并以執行行營“進剿”命令為名在總指揮部召開團以上主官會議,并備酒菜招待,在會上宣布起義;

  2、孫步霞負責在總指揮部協助趙博生解決反動軍官,并以鳴槍為信號,示意全部開始行動;

  3、袁漢澄負責和王振鐸、楊履元共同組織特務隊,行動一開始就破壞電話線,并在街上檢查巡邏各部行動,發現什么情況及時向趙博生、董振堂報告,以應付不意事變;

  4、董振堂率特務連扼守總指揮部與74旅的中間地帶,以取得多方面的聯絡與配合,準備策應對付意外的事變,并負責收拾賈團;

  5、季振同負責自行挑選人員組織突擊隊警戒城西、北門,解決李松崑第25師師部與控制第27師無線電臺,并派手槍隊1連警戒總指揮部;

  6、李青云帶領其學兵連一部分控制第25師電臺,并警戒城的東大街與小東門一帶,做董振堂的機動兵力。學兵連的另一部分由郭如岳率領控制總部電臺。總部監視臺(即蔣介石的特務電臺)在總部執法隊挑選人員協同73旅學兵連解決;

  7、劉振亞率其特務排,控制抵達蘇區的交通線;

  8、李肅去病房,以蘇維埃中央政府名義公開慰問傷病員,宣傳第26路軍弟兄與紅軍是一家人,應該聯合起來北上抗日;

  9、王銘五負責寫暴動的標語;

  10、趙博生以私人關系爭取邊章五(起義前不久調任75旅參謀長),掌握其所在旅;

  11、袁漢澄以師生關系爭取第27師參謀處長王鴻章,掌握79旅。

  暴動的決定性時刻14日黃昏終于來到了。趙博生按預定的方式先拘捕了偽縣長溫肇祥,接著在總指揮部(原耶穌堂牧師住宅)樓上等候前來參加會議的各團以上主官?;嵋槭且浴把緇帷狽絞澆械?。在樓上就座的是與會軍官。在樓下入席的是他們的隨從,由參謀處派人招呼。除第25師師長李松崑外,其余應到的主官全部到齊。時至8點,趙博生以簡明的語言向軍官們講明了當前形勢和第26路軍的處境,廣大士兵的革命要求等,宣布起義加入紅軍,贊成的或不贊成的都請當場表態。當即有73旅郭道培、79旅李錦亭、80旅王天順3名團長跳樓逃跑,被樓下的武裝人員擒獲。此時,樓下入席的全部隨從也被在那里負責警戒的人員奪下了武器。總指揮部的問題順利解決后,孫步霞對空鳴槍3響,示意各部開始統一行動。

  全部暴動的預定計劃基本進展順利,除74旅因扼守第27師電臺和73旅特務連發生誤會而傷亡排長、士兵各1人及74旅在奪取第25師師部時,雙方發生片刻沖突,死了2人,傷了數人外,幾乎“兵不血刃”地完成了全部暴動的任務。

  暴動勝利了,寧都城宣布臨時戒嚴,重新頒布口令,趙博生親手寫了“解放”兩個字交給我。我即找王振鐸一起迅速傳開。

  第二天拂曉,寧都城上飄揚著鮮紅的錘鐮旗幟,到處墻壁上出現新刷寫、張貼的標語:“到紅軍中去,紅軍與我們是弟兄!”“擁護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打倒不抗日的蔣介石!”“打倒日本帝國主義,收復東三省!”還可聽到士兵弟兄公開地唱過去秘密傳唱的歌詞:

  “紅軍來了,繳槍吧!

  每人三塊大洋,回家吧!

  紅軍來了都歡迎,

  打倒賣國奸臣回北方。

  紅軍來了齊歡唱,

  打倒日本軍閥,得解放?!?/SPAN>

  天大亮了,起義部隊集合在縣城水口塔方向的河灘,在趙博生、董振堂、季振同、黃中岳帶領下,撕毀青天白日旗,跨過梅江的木橋,迎著朝陽向著中華蘇維埃自由的土地開去。

  當天,部隊到達固厚宿營。在那里,部隊受到王稼祥、劉伯堅、左權同志代表中革軍委的熱情迎接和當地群眾的熱烈歡迎。晚上,通過電臺向全國播發了寧都兵暴的宣言。第二天,部隊在固厚河邊一塊開闊的場地集合,劉伯堅代表中革軍委授予起義部隊中國工農紅軍第五軍團的番號及宣讀紅五軍團軍以上軍事領導人名單。接著,部隊開往石城等地進行整編。(全文系原寧都縣博物館副館長曾慶圭同志根據袁血卒同志的多篇回憶錄綜合整理而成,且經其審定。)

{ganrao} 1000块平特是中多少钱 哈尔滨麻将机 真实好玩的棋牌游戏 大连娱网棋牌下载官网安卓 福彩开机号近300期 山东十一运夺金走势图新浪 辉煌棋牌游戏官网 开元棋牌是不是都是机器人 20选8快乐十分开奖结果陕西 腾讯欢乐捕鱼有没有挂 大富翁电玩捕鱼 小鸡飞蛋麻将怎么玩 喜乐彩开奖号码 金马论坛平特三连肖 欧冠和西甲有什么区别 微乐开挂下载安装